- 桃咲 -

我曾经也是这样喜欢墨未浓的。我有看见的。虽然他嘴坏性格也恶劣,也随心所欲,可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副本里跑地图用爪子拉拉人,跳密室柱子教人,有什么事就揽着,无言地做犀利唐门,做得理所当然又似乎全没所谓。


他始终是我心里最好的唐门,是一个唐门该有的样子。我后来也努力活成的样子。甚至连那份骨子里永不痊愈的孤独,那份游离的洒脱,也特别特别,特别唐门。

我到现在也是个门派红卫兵,墨未浓是我要守护的东西的一部分。


我懒得识人,但我看人很清明的。我特别热爱的,总有缘由。


后来我勇敢了我什么也会,但我还是想做当初在你身边那个废物。拉着破军的衣角,像拉着执着与救赎。拉着信仰、依赖与光。...

随便感叹一下。

创作者还真是容易受到影响啊。

“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全身心地信任你的好朋友,保持坦诚。”


20180411


谢谢你说出来了,凉凉。

知更鸟已经死了。


月永レオ写不出新曲子,他用沾血的手指断断续续地画音符。


知更鸟死过一次的。那个橙色头发的小个子曾经在这个地方消失过一段时间。他谱过的所有曲调都消失了。他不再来学校。连濑名泉也做过他不会再回来的准备。


烬红过后会是新生。

我回来躲着了。

救救我。

妈的,鬼知道怎么回事吧。听个小半突然差点听哭了。

两年过去了。

夫人变成了一个脾气不坏还会说“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和“那是爸爸错怪你了”的羊。

老大变成了一条还没A游戏但是不找情缘缘了的羊。

明天周六,要去跟南梦吃饭,有小丽和琉璃。
连老板娘都会出来面基了。

不知道为什么对纯阳宫的羊朋友们总是有一种奇妙的情感,虽然不像看到成男唐门一样,但总会觉得很亲切。

刚刚进帮时对我很亲切的那个人妖道姑姐姐。

一直很照顾我坏脾气的紫云姐姐。

在巴陵的油菜田里被我绕着一直跑的千江道长。

我奇怪地,一直跟纯阳的朋友们关系很好。

喔,还有九尘师父。

九尘话不太多,但是会叫我熊小辞,就特别有师父的感觉,想冲去被一通揉毛。

他们都很好。

我果然是一头养羊的炮哈哈哈哈。

羊圈里找了只羊回来,开心。...

我真的到现在也还没接受墨未浓原来是这样一个人设。我要记可能也只记得他隐晦的温柔,记得他老喜欢砸千机变在我尸体上欺负我,记得他如何教我打会战唐门。


我没想过他原来跟我说过这么多这么多好听的话,我明白他对外是什么样子,所以我更为吃惊,我是他第一个情缘,他也是我第一个情缘。我直到很后来都不明白他当初到底看上我什么,是天真还是稚拙勇敢,也不明白他最后到底讨厌什么,是天真还是稚拙勇敢。我很久以后现如今已经可以用这样淡泊理性的语气跟他讲话。


果然游戏不重要,陪你一起打游戏的人才重要。

英雄战宝迦兰随机掉落的背部挂件。

唯一掉落,已被拾取,现绝版。

© - 桃咲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