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桃咲 -

我回厦门,动车经过成都东。

想起回来之前你跟我说你年后要在成都呆几天,问我要不要出来玩。

我回了你半个省略号。

你说别生气,不来就算了。也没指望我会来。别生气。

我不是生气钟鸣。
我很想来。
我很想见你。
我得拼命忍住才能不和你说话。

我得,真的对你失望透顶过后,才会说,就这样吧,就这样吧这辈子,求你消失吧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是我说的。

话是我说的。

可是喜欢的也是我。放不下的从来是我。你真的有好好想挽留我过吗。你叫我怎么说。这些话怎么说。

我特别特别,真的特别喜欢你。到现在也还喜欢着当初那个柔软的男孩子。

你叫我怎么说。

因为我也讨厌你啊,你到现在还是这么软弱没担当。连句对不起都得我开口要。

你还没真的明白失去。你也还没真的懂。你到底明白吗。明白发生过什么。明白我们只是陌生人。轻易就可以找不着的那种。你说过我们是陌生人,我觉得对,后来你又要把这句话收回去。

可你没觉得你当初真的说得没错么。

你不肯,一点点也不肯去懂我,甚至连我说你也不听。

那好罢。

如今我不说了。

你也别收那句话。我承认。你也承认吧。

最后一个寒假已经结束了,我们之间也彻底结束了。我没能放下。但我确确实实不想再见你了。我没法再相信你了。我热爱你。但我讨厌不安。它伤害我比没有你更甚。我没力气了。我需要安安稳稳的生活。我怕很多。我怕这世界的痛和冷。怕明日天寒地冻路远马亡。最怕你伤害我。我觉得你看起来就像会有一天拿着刀子再捅过来的样子。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不提防了。我没有办法再像当初那样毫无防备安安心心依靠你把自己全交给你了。

不如说正因为我明白你能怎样伤害我令我痛苦才不敢再把你放进我的高塔。你上次来的时候,把我推了下去。我好不容易才又一阶一阶,一点一点,一天一天,慢慢爬回来。我得抱着我的高塔,我得保持骄傲才能活下去。

可我怀念那种感觉。可是流了太久的血,痛苦扭曲得不像话不停叫嚣,枪尖朝心脏的方向捅得太深太没防备,痂太厚了,也太冷漠,那曾经都是从我心脏里不停地,恸哭着,流出来的温热血液。我只能茫茫然问你。

你是谁?

你是来…找谁的吗?

你来晚啦。

是你叫我不要把自己放在你那里的。行。我拿回来。我拿回来之后你别再想要了。

这句话当初该告诉你。

我喜欢你。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可我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我爱过你。我尽力了。

我尽力了钟鸣,你说不要。我也就说,行吧。

评论(1)

英雄战宝迦兰随机掉落的背部挂件。

唯一掉落,已被拾取,现绝版。

© - 桃咲 - | Powered by LOFTER